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我打了个盹 做了个不近人情的梦

2已有 283 次阅读  2011-06-29 17:46
 我们曾写过上千封邮件,但心的距离,却连一厘米都不曾靠近过。

    

      豁子在说了冰火之后,让我看这部电影。还以为是类似费脑筋的东西。

      长长的独白是我喜欢的形式,很走心,也不太矫情。长途跋涉,只为片刻依偎,明里看见贵树的时候扯着他的衣服终于哭出来,这个画面曾是我的理想。

      永远不会投递的信,密密麻麻的字迹里,某个名字艰难呼吸。他说,那一刻,恍若我们共同分享的13年时光,而下一刻,情不自禁感受到了真实的悲伤,因为我们要面对的是庞大的人生。“怀着探寻世界之秘密的心,深信不疑地潜入那无尽的深渊”,长长的距离,早该知道这是不会停泊的感情,还是把坚守当成最重要的事,抗拒身边其他的真心。17岁,好像就该做些这样的事。

   

      列车驰过,对面空了,留下一个仓促的背影。贵树带着微笑也转头离开。也许新海诚想证明真爱与归宿大抵相异吧--对不起,毕竟我的无名指上刻着对另一颗心的承诺,也可能,是漫长的阻隔让曾经相溶的两颗心丧失了在真实里相处的勇气。就像安妮宝贝说的,带着温暖的心情离开,比苍白的真相要好,纯粹的东西死的太快了。

       你我应该都做过这种不近人情的梦,怀着坚信的心情作出的承诺,而今看来都变得冲动,成为这些烟雨如梦的城市里新的笑话。其实也没什么想不透,人都离开了,承诺自然也就失效了。

       乱扯了一通,在忙到想爆粗口的时候看到这个片子,心里还是有种流动的小幸福。长长的尾翼划开光明与黑暗,画面很美,结尾的主题曲也很应景。我是忘却只用一秒的射手座,却被一些执念纠缠了太久。

      我想要现世幸福,可以被激励,可以被打动,偶尔装b,偶尔流氓,偶尔高调。

      那段时光我爱,却不再需要。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