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混在湖大的日子(NO.1)——声名狼藉的日子

1已有 213 次阅读  2011-01-01 13:05

声名狼藉

 

  这是一个混乱不堪的故事。记忆里一切凌乱和狼藉的日子。千篇一律的平庸和迷茫。很不幸,那正是我们的青春。他们让我感到温暖和慰籍,特别是在一个人的深夜。

 

  此书献给我的家人。朋友。以及被我在读时猛烈嘲讽而滚蛋后又无限怀念的母校——湖南大学

  1

 我叫顾影,男,二十二岁,大四学生。

 我没有钱,有点帅,没有老婆,有点无奈。大四了,六级还没过,我发誓台湾一日不收复,老子一日不过六级。我只喜欢在温暖的阳光里去踢球,踢来踢去水平不见长,还停留在中超水平;四处闲逛瞅瞅美女,从来就没拣到钱包遭遇过爱情。死党阿亮说我是:十年辛苦进湖大,做个和尚撞大钟,恍恍惚惚大学梦,事业爱情两场空。

 我还有个致命的爱好就是喜欢遐想,比如这个空气宜人的午后,我一觉醒来,靠着阳台,傻乎乎地想起很多往事,记忆中的美丽女孩,竟变得有点伤感。这样的天气总会让我惆怅让我怀念继而迷茫。

 手机响了N次,不用说,是阿亮找我去踢球,我关机,点一只烟,迷迷糊糊地怀念我青葱糊涂的岁月——

  记忆回到三年前,那宛如是一个历史大剧的开场,天空阴暗,风雨交加,一老一少拖着行李背着包囊,在如织人群中艰难前行,满地泥泞,两人都穿了一件薄衬衫,全身湿透,落汤鸡般瑟瑟发抖,模样甚是狼狈,犹如发配边疆的充军。

 不用说,那爷俩就是我老爸和我。

 计专宿舍的破烂超乎了我们的想像,感觉像进了天牢。还好,迎新的学姐说了,“在计专住只是暂时的,过一段时间,你们就会搬到条件非常好的天马公寓。”

 我很相信学姐的话,因为她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报完到,我们爷俩在岳麓山脚的登高路吃中饭。餐馆门庭若市,终于等到了一年一度的宰客大会,菜价上涨比房价还快。老爸非常豪气地把菜单扔给我,想吃什么?随便点!

 酒过三杯,老爸恢复生机,一个劲地夹菜给我,好比父子永别,吃点,多吃点。看那眼神,要是播一个《艺术人生》的背景音乐,估计我爸就要泪洗湖大了。

 老爸结婚来就守在家乡小镇打打牌喝喝茶度日。湖大声名远播,老爸慕名而来,非要在这座千年学府转转,说是要亲身感受一下千百年来亘古不变源远流长的文化气味。

 老爸说,一会去校门口合个影吧。于是我们爹俩就在莫大的一个湖大校园里找我们梦想中雄伟瑰丽或者古朴淡雅的校门,吃过午饭我们就一直在找啊找啊的,后来碰到一个小眼睛的学长,告诉我们湖大没有校门。于是老爸这个简单的愿望也化为泡影,失去了回镇向好友夸耀的资本。

 小眼睛补充说湖大没有围墙,属于全开放式大学。在我的印象中,牛津大学也是没有围墙的。这个闹哄哄的校园一度让我和死党亮厌烦无比,尽管我们理想中的大学校园就像莫斯科郊外的夜晚静悄悄的,到处弥散着浪漫的暧昧气味,但我们别无选择。

分享 举报